伊万布拉金斯基

温柔

  师青玄再醒来时,已是三日之后。
  他仍不甚清醒。
  "这位仁兄,我为何在此?"师青玄问他,"我好像不大记得事。"
  这人已是半疯,兴许是对前事忘得干净,眉宇间倒是透着和从前一般的潇洒快意。
  贺玄在刚知道他疯了的时候是出离愤怒的,他还在清醒地痛苦着,他怎么能如此糊涂地快乐?
  于是,那些恨和怨便又生根发芽,像要涨破他的胸膛。他甚至不知该怎样和这疯子清算。
  那就把他变得和自己一样的鬼吧。这之后会有冗长又痛苦的日子,他要这个人也不得解脱。
  贺玄伸出手,在他的脖颈上渐渐收拢。
  "......明兄?"
  他猛地收回手。
  "那白话真仙又找上我了。"师青玄接着说:"你还是不要当我最好的朋友了。"
  不得善始,不得善终。这话敲定了两个人的命运。
  师青玄神色惊恐,却又安慰似地哈哈大笑,茫然四顾,不知是要寻谁。
  贺玄掌风已到他颈后,想把这麻烦的人劈晕,可凌厉的势头最后却化为一声叹息。
  他只轻轻抚了抚这人的发,像是安抚,又像是约定。
  师青玄心神不定,"我得去找太子殿下。"说着便往门外走。
  还敢出门?
  终于还是把这人劈晕。
  他将师青玄放上床榻,一举一动都有些不经意地温柔着。
  想推门离开,却又忍不住折返脚步,脱了鞋,和他一同躺在床榻上。
  贺玄看着枕边人的眉眼,前几日的奇异感觉便又浮上心头。他并不愿细究这感触,可丝丝情愫却叛逆般硬塞给他一分甜蜜。
  他便开始为这本不该有的甜蜜烦躁不已。
  于是又起身欲走,却瞥见师青玄蜷缩的身体。
  又折返。
  拢了拢他的手,觉得有些凉。
  躺回榻上,将他揽抱在怀里。
  那动作极轻。
  贺玄闭上眼,他没法对这疯子下手。
  可他用什么告慰惨死的家人?
  窗外是阴风怒号,屋内却是一片暖意。
  这屋仿佛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出了这门仍是越不过的血海深仇,可这里却柔软得只剩流淌的情意。
  这天下之大,却只在这方寸之地,才可对他有些许温柔。

 
 
 
 

评论(2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