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万布拉金斯基

月影[01]

  林月很不喜欢自己的胞妹。
  自己是书院第一,可林影顶着和自己一摸一样的长相,却是个草包。
  她不喜欢没用的人。
  "半点天分都无,有何脸面跟着我。"
  "姐姐...我怕。"林影很胆小,"那季公子总是直勾勾看着我,我不敢和她比武。"
  "你想让我去?"
  林影心虚不说话了,就这样睁大眼看着她。
  林月也不理她,那季公子难缠得很。
  年前书院比赛,她夺得八项头筹,这人得了七项。
  一共就十五项。
  于是这季公子便三天两头找她比试,平常还总叫林影带些诗句给她,尽是些粗鄙的打油诗。
  难为长了这么张令日月星辰黯然失色的脸。
  比武台。
  季公子见了她,颇为意外:"你姐竟不替你。"
  原来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  台下观众开始还激动不已,以为能看看以为终于能一睹林影的真正实力。

  林月从没让林影出过手,众人便以为林影深不可测。
实则是怕丢脸。
  一柱香过后。
  "你还是替她了。 "
  林月惯用剑,林影使扇。
  这武器实在没用得很。
  打法简单粗暴,她都懒得装。
  台下观众大为失望。
  一场比武下来,扇骨断了四根。
  林影捧着把破扇子,很委屈的样子。
  "改日再赔你。"
  "姐姐亲手做的,买不到的。"
  她想说当时也不怎么辛苦,改日再做一把就是,话到嘴边却成了:"我当时也没怎么用心做,不必伤怀。"
  .......
  好像说错了什么。
  还是认认真真做了把扇子。
  两月后季公子问她:"为何不回信?"
  ???
  他还写过信?
  林月去了妹妹的卧房,发现了满满一沓信纸。
  这信主人书法不错,清丽却绝不显得女气,带着股克制且温柔的意思。
  看了看署名,果然,季琼。
  好你个林影。
  怕是那些粗俗的打油诗也是你胡诌的了。
  转念一想,莫不是...她喜欢季琼?如此一来,为何私藏给她的情书,便解释得通了。她对情爱之事想来寡淡,看了此人的信虽有好感,却也不到和胞妹争抢的程度。
  遂等她回来面谈,把一沓被私藏的情书摆在桌上。
  林影脸都白了。
  "我晓得你的心思了。"
  "姐姐...我..."林影眼眶红了,"我...知道这样不好,你肯接受吗?"
  "有何不可?"
  "真的?"
  林影不等她回答,便突然冲过来抱着她,这让林月有些难为情。
  "你喜欢季琼,尽管争取就是了。我自然不会同他来往。"
  她感觉到林影身体一僵。
  她到底怎么了?

评论(1)

热度(4)